資料處理中,請稍後!

美國頂尖大樂團人事求才若渴


刊登日期:2010/07/14

美國現在的失業率正在攀升中,最近失業率將近百分之十。不過,較敏感的經濟觀察卻發現,美國的頂尖交響樂團仍然資金充裕,而且樂團的缺額可說是多年來少有的「盛況」。下一個樂季,紐約愛樂將有少見的12個職缺,約百分之十二的比例。這些職缺大多是由於退休、離職跳槽或是長期空缺。其他例如波士頓交響樂團有10個職缺,芝加哥交響樂團有9個,洛杉磯愛樂有7個。另外,克里夫蘭管弦樂團有4個全職空缺,一個兼職缺;費城管弦樂團、匹茲堡交響樂團、舊金山交響樂團、達拉斯交響樂團都各有3個職缺。


紐約愛樂的人事經理說:「我們好久沒有這麼多的職缺,通常一年有6到7個空缺就很多了!」通常大樂團有缺額,來申請考試的音樂家通常將近千人,或者更多。對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的樂團來說,較多的職缺可以讓新上任的音樂總監更能有發揮的空間,他們可以因此嘗試創造自己理想中的音色。


在紐約愛樂,目前急需的人才包含了單簧管首席、低音單簧管、第二長笛、兩位小提琴手、兩位大提琴手、三位低音提琴手、法國號副首席。這並不是說聽眾會在表演時看到舞台上一堆空位,樂團會從外面找一些暫時替補的音樂家,同時也會要求副首席或是助理首席暫時代理首席職務。


紐約愛樂的總裁祖賓‧梅塔說:「沒有人希望職缺總是補不滿。然而,幸運地是,我們位在人才濟濟的紐約,有多到無法想像“那麼多”的優秀音樂家希望可以來這裡工作。」這些工作職缺在美國的一般職業來說,相對是非常稀少的,非常競爭。造成這麼多職缺的原因,也是由於音樂家們會想往更好的樂團或是更高薪的樂團發展。


以經濟效益來說,懸缺然後聘用兼職的替補人員是比較省錢的,他們通常只能領最低基本工資,福利也不能和正職樂手相比。下個樂季開始,美國的十大樂團底薪範圍將從101600美金到136500美金,首席樂手的薪資則是一般團員薪水的兩到三倍。祖賓‧梅塔說:「這樣的薪資水準一定要開源節流,可是,很難地是,在紐約愛樂沒有節省薪資的措施。」有時候,樂團用自己的工會進行談判,討論下個樂季該開放多少職缺(通常不會全部開放),以保持工作的開放經濟。但是,國際交響樂和歌劇音樂家會議的主席Bruce Ridge批評這種做法 “沒有永遠的業務解決金融問題提供了一個劣質產品給大眾”。


樂團總監們有時也會延遲聘任,把選擇新團員的責任丟給下任總監煩惱。舉例來說,紐約愛樂上一任的總監Lorin Maazel就留下幾個職缺,交給現任的總監 Alan Gilbert去選擇新團員。另外,樂團的甄選也會造成職缺延誤懸宕。首先,必須要先審核參加甄選者的履歷,選出符合可以參加“試聽帶甄選 (tape audition)”的音樂家,再聆聽甄試錄音,這樣已經算是選過兩輪了。通過tape audition的音樂家,還要再考兩輪的現場考試 (live audition)預選,最後才能到第三輪的決選。關於決選,也必須找到一個音樂總監和甄選委員會成員(資深樂團成員擔任)都有空的時間。由於大家都很繁忙,這個過程通常會拖好幾個月。但是,職缺經常還是沒有辦法找到適任的音樂家,有時候會有第四輪的決選,甚至還是選不出樂團想要的音樂家。以紐約愛樂來說,去年開的單簧管首席缺和另外三個職缺都沒有結果。雖然說音樂總監有最後的決定權,但是甄選委員會的委員們也是具有決定的權力。


波士頓交響樂團多年來累積了大量的空缺,但是由於他們的樂季非常忙碌,除了平常的交響樂團音樂會、還要參加大眾流行pops樂季,還有暑假的檀格塢音樂節(Tanglewood Music Festival),甄選委員們也很難抽空去評審。
演奏技術的純熟程度與能力只是部分的測試。樂團新成員的候選人必須要有自己的演奏個性,且匹配樂團的風格,做為一個同事,也要能和大家相處數十年,所以任用新成員與否考慮的因素有很多。樂團的長官和音樂家們不願意在試鏡過程中直接討論細節,他們會用屏幕隱藏甄試者的身份,以維持公平性。在一份聲明中,紐約愛樂的總監Gilbert說:“我們正在尋找最好的音樂家,具備人性的素質,使紐約愛樂也是很獨特的。”


有趣的一則故事是,紐約愛樂的法國號手Ralske先生,於 1993年加入在紐約愛樂第三把法國號手。幾年前他開始擔任法國號副首席,原因是代理生病的同事。2007年,他的同事因病辭世,因此樂團開了法國號副首席缺,大家都在討論Ralske應該可以繼任。去年,紐約愛樂舉行甄選,Ralske先生是唯一進入決選的音樂家,因為他也已經熟悉樂團的風格和音色。可惜他並沒有得到這個職位。


好笑的是,他的事業沒有因此停滯不前。 Ralske先生說,他後來收到兩個法國號首席聘書,分別來自洛杉磯愛樂樂團和大都會歌劇院。Ralske說,對他而言是掙扎的決定:洛杉磯有一個令人興奮的新總監Dudamel,並在良好的財政狀況,儘管洛杉磯愛樂的聲望不如紐約愛樂那般卓著;而大都會歌劇院樂團在紐約,也是和紐約愛樂同等級的一流樂團。以上的例子不是要討論他在紐約愛樂的甄選成功與否,以Ralske先生的故事來說,反而是一個“成功的故事。”
(以上文章由本公司翻譯改寫自紐約時報七月五日的報導)


後記
本公司創辦人鄭俊騰表示,像舊金山、克里夫蘭、費城、波士頓四個樂團的職缺一直都是長年累積下來的,另外像他所任職的辛辛那提交響樂團近年也有人事凍結。事實上,全美國一流樂團一年的小提琴職缺通常約四、五個,不超過十個。他表示,他覺得紐約時報此篇報導並沒看到美國樂團界的全貌,而只是表象的「冰山一角」。美國境內有近百個大大小小職業樂團,頂尖的樂團廣納國際優秀音樂人才,甄選比較公正,中小型樂團則因為地域性強,在過去「內定人事」的消息偶有耳聞。不過因為現在樂團工作機會不多,許多優秀音樂家也是從小樂團開始慢慢往上換更好的樂團工作,不少中小型樂團的水準也因此提升。鄭俊騰又表示,美國每年有超過三千名的音樂系主修弦樂畢業生,加上來自不同國家的音樂家,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不過,本公司和鄭老師仍然還是鼓勵年輕有夢的音樂家,應該努力積極面對壓力與競爭,追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