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處理中,請稍後!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承先啓後的義大利製琴大師 — Leandro Bisiach


刊登日期:2015/02/02

義大利製琴重鎮克里蒙納(Cremona)地區,十八世紀末因為受到斑疹性傷寒瘟疫的影響,十九世紀義大利境內,又有奧匈帝國哈布斯王朝內部王位繼承所引起接連不斷的內戰,再加上法國崛起的拿破侖帝國的鐵騎蹂躪,在人才死亡、不斷出走的狀況下,克里蒙納(Cremona)的製琴工業已是殘破不堪; 除了西北邊杜林(Turin)地區在瓜達尼尼(Guadagnini)家族、Pressenda、Rocca等人的努力下,延續了義大利的製琴傳統; 十九世紀末,延續了Lorenzo Storioni、Giovanni Batista Ceruti、Gaetano Antoniazzi的一脈傳統,在米蘭地區就由Leandro Bisiach接續了整個克里蒙納(Cremona)製琴工業振衰起敝,甚至可以說是義大利製琴工業的文藝復興工作。

西元1864年Leandro Bisiach出生於義大利東部,靠近亞得里亞海的Casale Monferrato地區; 他的父親是一個專門做提琴配件的工匠,因此Leandro Bisiach在父親的鼓勵下,也對提琴有相當的興趣,他不僅學會拉琴的技巧,成為當地樂團的小提琴家; 而且在父親的幫助,但也可以說是自學的狀況下,完成了第一支小提琴,受到很多當地專業人士的讚賞,讓他更堅定地希望在提琴製造的工作上有所發揮。

西元1886年,Leandro Bisiach來到了米蘭,剛開始他在已經負有盛名的Gaetano Antoniazzi的工作室中當學徒,而且也跟Gaeanto的二個兒子Riccardo、Romeo成為同學兼好朋友; 憑藉著與生俱來的天份再加上努力,他在西元1890年於米蘭附近的Via Amadei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迅速地建立了良好的名聲,而且在業務推展上也是一帆風順,Riccardo Antoniazzi也成為他最得力的工作合作夥伴,這段期間Bisiach獲得三個地方,包括有:米蘭Verdi音樂院、Pesaro 羅西尼音樂院、Bergamo董尼采第音樂院,擔任提琴的供應商以及提琴的修復工作; 西元1903年~西元1930年間,他因為業務不斷地蓬勃發展,搬了很多地方當作工作室,也因為這樣,在不同的地方與不同的學生及合作夥伴,包含有Gaetano Sgarabotto、Giuseppe Ornati、Ferdinando Garimberti、Igino Sderci以及Pietro Borghi…,他們共同製作了很多新琴,以及很多”仿古“的作品,Bisiach不僅是這些人的老師,另一方面也把這些製琴師的作品的銷售出去,讓製琴師的技藝可以在經濟無虞之下有所延續發展。

因為Bisiach本身也是一個小提琴家,所以對於演奏者的需求,樂團及劇場的運作相當地瞭然於胸,而他在提琴的真偽辨識方面,也有敏銳的觀察力與獨到的眼光,使得他在提琴的鑑賞及交易市場上如魚得水,足跡除了遍佈歐洲大陸外,也跨越大洋,拓展到美國; 晚近一世紀的一些重要樂器的交易,有很多都是在Bisiach家族的工作室中完成的; 同時,在交易中又能夠近距離地接觸到稀有樂器,並加以研究、揣摩; 有別於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初期,製琴師一窩風都以模仿史特拉底瓦里、瓜奈里…等人的作品為主,Bisiach反而在可以取得的大師的模型中,加以模仿,並加上自己的想法與概念,所以他的作品,除了模仿二位大師的作品之外,貝貢齊(Carlo Bergonzi)、瓜達尼尼(G.B. Guadagnini)、Tomasso Balestrieri、Gagliano…等人的作品也是他經常模仿的對象,這也造就了他作品的多樣性。

Bisiach對於早期有關製琴的各項歷史文獻收集,也花費了很大的心力,雖然在這方面也發生過一些對他的信譽產生不良影響的事件,但整體而言,仍然是功大於過的; 也因為在這些古文獻的收集,讓他在提琴的漆的配料研究、上漆的程序與工法,有一些突破性的成就,而顯現在他作品上,他的提琴漆大致上都是紅橘色或是紅褐色的,有著良好的透澈性以及柔軟度,而且在一段時間氧化後,就變成透亮而有仿古味道的感覺; 百般努力,成就了他一生的榮耀,他是西元1905年倫敦(London)、西元1895-96年亞特蘭大(Atlanta)、西元1898年杜林(Turin)、西元1900年巴黎(Paris)、西元1906年米蘭(Milan)以及西元1910年布魯塞爾(Brussels)小提琴製琴比賽的得主。

除了製琴的成就外,Bisiach在提琴的交易成就也不遑多讓,西元1905年於米蘭成立的工作室,在經營方面,相較於J.B.Vuillaume、W.E. Hill & Sons的工作室,也絲毫不會覺得遜色; 西元1931~32年他將位於米蘭的工作室交給他的二個兒子Andrea及Leandro Jr. 繼續經營(另一兒子Carlo則在佛羅倫斯(Florence)成立工作室),西元1932年正式退休,回到他在西元1900年所購買的位於Venegono的鄉間別墅,從事提琴製作的教學與維修,其中的學生也包括了著名的Sesto Rocchi、另外的一個兒子Giacomo,一直到他1945年過世為止。

Bisiach的四個兒子及學徒們在製琴方面的技術優良,也製作了許多很好的提琴,從他們延續下來的製琴工藝,不僅枝葉繁盛,也深深地影響二十、二十一世紀整個義大利的製琴業,可以說在義大利製琴工藝的復興方面,Leandro Bisiach貢獻良多。

本公司創辦人鄭俊騰老師收藏成癡,正好有好幾把Bisiach家族的好琴,以及他的得意門生Sesto Rocchi、Igino Sderci …等人所製作的二十世紀初期的絕世好琴,歡迎您有空一起來鑑賞,欣賞大師們的鉅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