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處理中,請稍後!

十九世紀最偉大的義大利製琴師 -- Giovanni Francesco Pressenda


刊登日期:2014/12/19

西元18世紀末及19世紀間,義大利小提琴製作的集散地與傳承已經由Cremona(克里蒙納)轉到義大利的其他地區,顯而易見的是,這個歷史傳承,轉到了義大利西北方靠近法國的Piedmont(皮德蒙特)地區,而製琴的重鎮就在Turin(杜林)。

18世紀末期,來自貴族的贊助支撐了整個義大利西北邊Piedmont及Turin的藝文及音樂表演活動,其中最重要的是薩丁尼亞國王; 他的歌劇院Teatro Regia(西元1936年遭火吞噬,西元1973年重建完成,重新開幕)至今仍是義大利最重要的歌劇院之一(見圖二); Turin地區最好的音樂家不是成為他的樂團Cappella Regia其中的一份子,就是成為法國巴黎the 24 Violins du Roi 樂團的一員,義大利音樂人士與法國之間的交流非常頻繁。

18世紀末期,法國革命風起雲湧,Napoleon(拿破崙)席捲了大半個歐洲地區,在西元1798年拿破侖的軍隊進入了靠近法國的Piedmont以及Turin地區,雖然隔年拿破侖的軍隊就撤回到巴黎,但直到拿破侖於西元1814年過世前,Piedmont以及Turin地區都是法國的屬地; 同時間的義大利,內部各邦國戰亂不斷,革命意識也逐漸抬頭,直到西元1860年,義大利建國三傑,藉由外交談判以及武力征伐,才把各自為政的各邦國收攏成為一完整的義大利。

屬於法國屬地的Piedmont及Turin地區除了政治上必須與法國靠近,在經濟與貿易也十分的密切,除了貿易之外,製琴的方式也被引進這個地區,他們也帶來在法國常常舉辦的博覽會,從而在義大利各地區也舉辦了很多的展覽,諸如西元1805年在Milan(米蘭)舉辦了為慶祝拿破崙帝國成立的第一場博覽會; 西元1829年Turin舉辦了第一次的博覽會(Pressenda當年得到銅牌獎),之後在西元1832,1838,1844,1850,及1871也都舉辦了博覽會,Genoa(熱內亞)也在西元1846年及西元1854年舉辦博覽會; 這些博覽會除了展覽外,也都包含了製琴比賽,比賽結果也連帶地促使製琴師必須隨著潮流而改變他們製琴的策略及作法。

西元1814年左右,在Turin地區,可以把製琴界大概分成三個門派:第一個是Guadagninis(瓜達尼尼)家族所延續傳承的義大利Lombard系統,另一派則為以Leté-Pillement為首的法國系統,包含他所僱用的合作夥伴等人; 另一派別,則為當地那些自學且未被其他製琴師所僱用的自營商,如Alexandre D’Espine等人; 而這三個系統派別中,除了瓜達尼尼家族外,最重要的就是在西元1817年加入Leté-Pillement工作室的Giovanni Francesco Pressenda。

西元1777年出生於義大利阿爾巴 (Alba) 地區的一個小村莊LequioBerria; 在克里蒙納小提琴製琴大師們逐漸凋零之後,他成為十九世紀最著名的義大利製琴師的代表性人物,也是Turin學派小提琴的指標性大師。Giovanni Francesco Pressenda出生於一個窮苦而誠實的農村家庭中,他的父親經常與村中的人們在慶典中拉小提琴,Pressenda雖沒有受過音樂教育,但也很自然地學會了拉奏小提琴。

Pressenda於西元 1817年在Leté-Pillement工作室工作,深受法國製琴的影響; 回到阿爾巴的Pressenda在西元1820年成立了他自己的工作室,初期的小提琴製作生涯並不順利,直到他搬回到杜林 (Turin),並且在西元1824年獲得了宮廷小提琴家Polledro以及他的後繼者Ghebard的賞識,他所製作的琴才得以逐漸被重視; 尤其是當時最有名的小提琴經紀商Tarisio,購買他的琴賣到國外去,還會被人誤以為是來自於克里蒙納的大師們所作的琴。

Pressenda的琴大多採用Stradivari(史特拉底瓦里)的模子,但因為曾在Leté-Pillement工作室工作過,影響了他在琴身、琴頭、f孔都採用模板製作,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採用外模來製琴,因此更具有一致性,雖然他的工作室的助手們協助製琴初步的工作,但在成品階段,每一把琴都由他親自接手完成最後修整; 他的琴的特色包含: 琴角有些較長,有些則稍短,琴的邊緣較圓,鑲線比較靠近琴緣,而且會拉到琴角的最邊邊; 他採用油性漆,漆的方面大部分是明亮的紅褐色,有一些則是橘褐色(可能是因為部分氧化的過程所造成的),這些採用來自於克里蒙納的Stradivari(史特拉底瓦里)、Guarneri(瓜奈里)上漆方法再加上他的巧思的融合,在塗布方面,會以比較厚重的方式上漆,讓第一層漆能夠滲透被木材吸收,而後會透出與後來塗上的漆相互影響,使得他的漆就是Pressenda的一項特色; Pressenda的琴在西元1829年參加第一屆的杜林博覽會得到銅牌獎後,幾乎就沒有太多的變化,可以說西元1829年的得獎作品就已經奠立了所謂的[Pressenda model]了,而這些特色也一直持續了他整個製琴的生涯。

Pressenda參加了在杜林所舉辦的各次製琴比賽,包含有西元1829、1832、1838、1844、1850年得到了獎牌殊榮; 他的工作室在西元1951年關閉,膝下無子的他在西元1952年又喪了老伴,對比於他鼎盛時期的風華絕代,老來的他在孤苦無依之下,於西元1954年12月12日離開了人世。

受他影響的包含有製琴大師 Giuseppe Rocca及Gioffredo Rinaldi,而作品與他最接近的則屬二十世紀初的製琴大師Annibale Fagnola,直到今天Pressenda的製琴方法,仍深深影響了義大利與Turin的製琴界。

本公司很榮幸地擁有Pressenda在西元1841年的作品 (見圖一,可點擊放大),除了選擇最好的木材外,單片而帥氣的背板,雕工處處顯現他的個人風格,尤其他那謎樣的上漆方法,在金黃的褐色漆上透出淡淡紅色,讓這把琴到現在仍然閃耀著莊嚴而持重的厚實感,再聽這把名琴的聲音,濃郁但又具備絕佳穿透力的音色,真的是極品中的極品!

  • 圖二 : 歌劇院 Teatro Regia (http://www.teatroregio.torino.it/en/node/414)